我们,和旅行
[ 2015-10-12 15:13:00 | By: Eiffel ]
 
    如果说我的青春要分为两段,那么一段是遇见Jason之前,一段是遇见Jason之后。
     
    高中毕业之际,总想离开家乡离开爸妈束缚的我总觉得外面是精彩美好的,就算偏离了想象,凭着我重庆妹子无畏的精神也可以风雨无阻地去 冲破困难孤独。看到这里,你或许以为我是一个外表与内心兼并的女战士,但是看到开头,可别急着猜结果。其实,我是有文静甜美的外表,在其他人看来我就一弱女子,而真正了解我的人,我拥有一颗任性勇敢,执着的心,是一个不怕蟑螂,遇到虫子不会大呼小叫的,不怕飞蛾,不怕老鼠,被狗咬过仍然不怕狗反而更喜欢狗,不怕伤害,就算生病不舒服也不会兴师动众地去大医院挂号看病,两个选择摆在我面前我一定选最难的那个去做的女汉子。
      
    所以 缘分使然,我填高考征集志愿的时候误填误撞来到了新疆。和所有刚刚毕业的少男少女一样,怀揣着对大学美丽的梦,理想和梦想在脑子里面“天花乱坠”,那时候我是分不清理想和梦想的,也许我现在还是分不清,但是或许我已经明白什么才是我的理想,什么才是我的梦想。学习,我称不上学霸,但是不至于落得学渣。那时候来到新疆,就信誓旦旦地说要通过考研回到重庆,虽然都并不知道考研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大一毫无压力,放纵自己,无论是吃,还是睡,还是上课,所以放纵给我唯一的代价就是胖十斤。大一的冬天,肉肉在身上堆积,我的脸跟十六的月亮一样圆。那时候,觉得大学还那么漫长,未来还有待计划,大学课程考试最后几天报个佛脚也都80多分,足够。没有参加任何社团,也不喜欢学生会的官腔官调。虽然过着那么平淡的大学生活,可我一直都知道,考研,工作,结婚等一系列大多数人都在走的路,我也会走,也只能这样走。那时候的我,不懂旅行,只懂旅游,虽然大学之前几乎都窝在我的小县城。
就是这样一个平凡,没什么特点,没什么擅长,傻不愣登的大一新生,我,遇见了他。就像是大多数偶像剧情,女主角总是在最糟糕的时候遇见了男主,而男主是讨厌这个女孩的。而事实证明就是这样,他后来说我大一的时候简直就是女屌丝,而且别人唱歌的时候我总玩儿手机觉得我挺不招人喜欢的。
       
    别人都是一眼钟情,我是两眼,不是钟情,是第二次看他的时候印象深刻,以至于我现在都没忘记。他穿的是一件蓝色的衬衣,土黄色的休闲裤,头发烫过所以略卷,后来他说他带自来卷,斜刘海,皮肤偏白,比我白,一个人默默地站在市场门口等着在修车的我们。当时瞥了一眼,我给他的第一个形容词是:安静。后来才知道,人不可貌相,他原来是一逗比。经过接触,我给他的第二个形容短句是:他跟我偶像Jay神似,而且唱歌Jay蛮像。再经过深入了解,我给他的第三个形容短句是:他比很多男孩子都努力,爱拼爱闯,自由,爱旅行,就是还没有女朋友。

    也许是来自小女生的崇拜,也许是少女情怀,也许是感动,也许是缘分。我竟然发现自己越来越关注他的动态,进他留言板看他的留言,频繁跟他聊天,最后傻乎乎地去福建师范大学贴吧发帖子问“我喜欢你”用闽南话怎么讲,
还自作聪明地绕着弯对他说“我噶意你”,后来才知道他在配合我演戏,真是丢人丢到家。好歹我也是一个,一个还不错的女子。都不知道是什么给了一个腼腆的女孩那么大的勇气去给他表白,而且我要郑重说明一下,我并不是说他一定要当我男朋友,我只是想让他知道,好吧,到底有没有,或许有那么一点,我并没有想过和他有以后,还有我还要补充一点就是居然有人说我从大一追他追他追到大四一直都在坚持,哪来的版本,我背后讲故事的美女帅哥们。

    后来,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我们在13年1月14号在一起,我也好奇当时我怎么掳获他的感觉,不是心。恋爱的女生智商都为零,而我觉得我的智商都是负的。有一天,我惊讶地发现,我在认识他之前无意在雨天拍的一张照片里面居然有他,所以我更加相信了这段感情。

    2013年1月19号,他坐火车去上海,然后骑自行车从上海回到福建。有一天晚上,他发来消息说他骑车摔到悬崖边上,捡回了一条命。他还借宿在一个老人家里,住的房间有老人和妻子多年前的结婚照片,很旧,却感觉比现在经过浓妆艳抹白色婚纱还带P图技巧的现代结婚照要温暖真实得多,他们的幸福在沉淀,而现在的在飘浮,幸福始终找不到归宿。我一直在为他担心牵挂,直到13天之后他回到了家。开学前,他从福建到重庆,在重庆见到他的时候我完全没有认出来他,不知是因为,他在重庆剪了个出厂设置的头发,还是因为13天的骑行让他彻底地黑了。我的男神去哪儿了?重庆到乌鲁木齐,硬座,46个小时,回到学校的时候,油光满面。

    和所有情侣一样,有着甜蜜,心酸,分分合合,也有过绝望。13年的生日,精心做了一个相册送给他。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以为我们真的已经结束了,不过我还是一直相信,一直执着,不是傻,是陪伴。一直到13年国庆前,我已经买好去西安的票,他突然打电话给我,醉醺醺地给我讲了一堆话,我急忙换好衣服出去找他,最后在银行门口找到他。那一幕也是我至今无法忘记的,他穿着白色的外套,随身的包也似乎醉醺醺地斜挂在他身上,他意识浅薄地靠在银行的窗户上。心疼和怜惜一下涌上心头,他抱住我,对着我说了一句话,“我都不爱你,你来干什么”。是的,我真的知道他不爱我。而我也不明白,那算什么。国庆,我去了西安,看了杰伦演唱会,逛了长安城,是我最自由自在的时光。他去了喀纳斯,和很多人。

    古尔邦节,在我20岁生日那天,他去吐鲁番,我的任性和冲动让我悄悄买了同去吐鲁番的火车票,我还记得当时他的无奈和满脸的惆怅。不过,我知道那一次的决定没有错。吐鲁番,算是我们的第一次旅行。很短,三天不到。一个骄阳似火的城市,炙热,闷热。我们感受吐鲁番的公交车的特别,木头椅子。去到坎儿井,但是我一直觉得我们去的不是坎儿井,只是维族人的居住地。因为我们去的时候正逢维族人过年,所以总能看到他们宰羊。还记得的是有一个维族小孩在窗户边热情地叫我们去他家喝茶,我们进去后,又多了几个小孩子。只见他们的床上大桌子上摆了各种各样的饼,水果,房间很漂亮,富有民族特色。小孩很热情,用不太流利的普通话跟我们交流,还给我们掺茶请我们吃东西。我们礼貌告别,参观了周围的小院。维族小院,几乎每家都有自己的院子,院子里面多有葡萄架,和一张放着大桌子的木板床,他们的房子都是泥巴建成,很和谐而简单。第二天我们去了葡萄沟,逃票进去的,从大门旁边走进去翻墙,还遇到一维族小伙,帮助我们翻墙。我们开始徒步,因为达到葡萄沟景区还有很远。我们有经过阿凡提的故居,勾起了我们对童年的回忆。我们还了解到山坡上很多有孔的房子是用来晒葡萄干的,爸爸去哪儿第三季去吐鲁番,胡军父子就是住的这样的房子。后来,我们一直徒步,却没想到搭车。走到快天黑了,招手拦了一辆三轮车,但是搭乘的距离不长,也记得我们对坐在三轮车上拉着手,相互傻笑的那一刻是那么幸福和难忘。有时候真正让你难忘的不是一段时光,一段经历,而是某个瞬间或时刻。我们走到景区门口,已经天黑关门,我们又搭车而返。

   2014年,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我们之间,有了最真实的爱,和旅行。
   14年的夏天,一个分别的季节,或许对于一些人来说,也是说了再见却再也不见的季节。毕业季,分手季。这个时候,在校园里面到处可见大四毕业生穿着学士服拍照留恋,就我想来,他们想留下的大多数不是校园景色,因为生活了四年的地方,格局和景色早就在心里深刻留下了影子,就算拍下来,也预知不了日新月异的变化。他们想留下的是最后在校园的时光,一张穿着学士服的照片,作为校园和社会的交界点。每当深夜,也总能听到大四毕业生因为喝醉一路高歌,也能听到女生哭喊的声音。女生宿舍楼,大四师姐纷纷告别,拥抱,流泪,挥手,转身,一个背影和一个行李箱,走出校门,就不再属于这里。而我跟他,正在忙碌着回收大四不再需要的棉被。三轮车,仓库,炙热的太阳,摩托车,广告单子,陪伴了我们整个夏天。我记得那是我整个大学最忙碌的日子,临近期末,我在三号楼下一边背着复习资料,一边收棉被,晚上赶去带家教。虽然累,但是乐在其中,因为我陪着他在一起努力。那个夏天,阳光灿烂,忙碌而甜蜜,不过我的皮肤由微白到黑。

    14 年的国庆,我们集齐其余七个人一起去了他最爱的喀纳斯,也顺带完成要和我一起看漫天繁星的承诺。我们的火车先到了北屯,然后做大巴车到了哈巴河县,最后又坐车进入白哈巴村,我们在哈巴河县遇到了菲姐,然后一起同行。到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入住了白哈巴的木屋。但是那天因为天阴阴的,还下了点小雨,所以很冷,天空只零零碎碎分散着少许微弱的星星。十月初的白哈巴,秋色正浓,落叶纷飞。早上起得早,你会看见从木屋升起来的炊烟,比起城市里面紧闭的房门在天然气上倒腾做饭来的更有家的味道,和纯朴简单。时有小孩牵着牛,赶着羊从山坡上的小路经过。爱好摄影的人早已等在最佳拍摄地点等这个小村落醒来,最美的那一刻。接近中午,村子热闹起来,游客也多了起来。因为住的地方恰好在村落的上方,在草坪上可以看到整个村子。中午吃完饭,独自坐在木屋外面的草坪上享受着阳光,看云卷云舒。
阿尔泰山上密密麻麻金黄色的松树林一直延伸到白哈巴,村民住的木屋和圈养牲畜的栅栏错落有致地散布在松林和桦林之中,安宁、祥和。山村的西北遥对中国与哈萨克斯坦国界河,南面是高山密林。秋天,山村是五彩的红、黄、绿,层林尽染,犹如一块调色板,加之映衬阿勒泰山的皑皑雪峰,一幅完美的油画呈现在你眼前。在这里,你可以感受到,生命融于自然。白哈巴的夜晚,雪峰把村落映衬得没有那么黑,温度很低,我们在木屋外面点起篝火,围上一圈,喝着小酒,谈笑风生。因为天气的原因,我们没有看到银河,但是也能看见星光闪耀。在白哈巴享受了两天纯朴自由的生活,也度过了我21岁的生日,我们坐车到了喀纳斯景区。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也还是很冷,还飘着小雨。我们一路寻找住宿的地方,只是不是很贵就是没有空房间,不过幸运总是眷顾我们,我们找到可以住的地方,一张大通铺。第二天早上,阴天,每个人都冷得直哆嗦。我们集体徒步爬山去了观鱼台,没有想到观鱼台上的风几乎可以把我吹起来,好吧,夸张了点儿,只是真的风很大,提醒大家要防寒。从观鱼台可以看到喀纳斯湖,如一池翡翠镶嵌在两座山之间,湖面上看不到波纹起伏,而并非不流动,静止只是视觉感受。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就了这样一个传说有水怪的神秘的湖,湖水会随着季节变换呈现不同的色彩。5月的湖水,冰雪消融,湖水幽暗,呈青灰色,到了6月,湖水随周山的植物泛绿,呈浅绿或碧蓝色,7月以后为洪水期,上游白湖的白色湖水大量补给,由碧绿色变成微带蓝绿的乳白色,到了8月湖水受降雨的影响,呈现出墨绿色,进入9、10月,湖水的补给明显减少,周围的植物色彩斑斓,一池翡翠色的湖水光彩夺目。从观鱼台上下来,我们又徒步走到了第一湾,神仙弯,继而搭乘区间车到了月亮弯和卧龙弯。在喀纳斯景区的时候,一直都在下雨,朦胧的雾均匀浮在三弯上空,进一步增添它们的神秘色彩。

       七天的童话里的生活,让我们久久怀念。阳光,蓝天,木屋,牧童,牛羊,马,松树林,白桦林,雪峰,炊烟,图瓦人的友好淳朴热情,喀纳斯湖的神秘,七天里面我们一群人的点点滴滴,就算时光飞逝,在白哈巴的时光也顶置在我的回忆里,因为情深,所以就算离开,我们知道我们还会再回去。

      匆匆到14年年底,12月31号,当所有朋友、情侣都准备在一起跨年看学校元旦晚会的时候,他选择了回去。那是第一次没有陪在我身边看学校的晚会,我知道,以后也不会再有。也记得期末十天五连考,我们是多么地忙碌,就好像连做梦都在背着复习资料。放寒假,火车,乌鲁木齐到重庆,家。

   15年1月23,坐着重庆到厦门的动车来到他的身边。后来他说,他发现他带了一个寒假的家教也没能把我去厦门一趟花的钱赚回来 。厦门,花园城市。我第一次见到了海,山城女孩的一个儿时的梦。厦门是一个很清新,很浪漫,艺术风,文艺的城市。坐落于大海边,赋予了它这样的美。别致的建筑,一年四季都是绿色的树,繁荣而不繁杂的商业街,错落有致的高层建筑,海景房,厦门大学的清新脱俗。我们去了文艺小岛,鼓浪屿,正如它名字一样美。鼓浪屿上的旧时别墅,造型迥异,咖啡店,陶瓷店,小吃店,小书店,吸引着全国各地来的文艺青年。许多建筑有浓烈的欧陆风格,古希腊的三大柱式陶立克、爱奥尼克、科林斯各展其姿,罗马式的圆柱,哥特式的尖顶,伊斯兰圆顶,巴洛克式的浮雕,门楼壁炉、阳台、钩栏、突拱窗。争相斗妍,异彩纷呈,洋溢着古典主义和浪漫主义的色彩。我们随便走到一个地方,都可以排出一张很美的照片。另外,岛上除了几辆运垃圾的机动车就再也没有其他机动车。傍晚时分,太阳与大海越靠越近,余晖洒在海面上把一半的海水染成彩霞的红色,最后与大海融合。我站在鼓浪屿的海边,第一次与我心心念念的大海近距离接触,没有很多的激动,有的反而是平静和感动。喜欢大海的时而平静,时而汹涌澎拜,你不能挑衅他,不然他会给你加倍的反击。虽然是冬天,我们也脱下鞋子,追赶海水。我们让别人拍下了我们在海水奔跑的照片和我们提着鞋子上岸的照片。我们还去了游乐园,逼着我进了鬼屋,拉着他的手一刻也不敢放开,但是全程我都睁着眼,而拉着我的小师妹连眼睛都没睁开过。还被逼着坐过山车,不过很刺激。他说我们去游乐园就只敢一遍一遍地玩碰碰车。


    在厦门,我们在下雨天在街道乱蹿,他用外套举在头顶挡雨,然后还是落得一身都被淋湿,不过真的一点都没关系,很快乐。晚上我们在海边散步踏浪,听海,尝尝海水是不是真咸。我们也会因为买不买一件衣服而闹得不开心,只是我更不开心的是闹得不愉快的时候他就把我晾在一边,自己在商场走来走去,这时候我就会委屈地哭,最后他还是会努力地哄。因为爸妈催促着让我回家,所以在离开厦门的前一天晚上,我跟着他去了他的家,见到了他爸妈和妹妹。奇怪的是我竟也不紧张,虽然不当自己家一样自由自在,但也不会显得那么拘束。他家所在的位置有错落有致的三层小洋房,闽南特有的建筑风,比起我们那的小平房更别具匠心,独有特色艺术感。我坐在他自行车后座行走在乡间小道,悠然自得,晚霞在后方,是幸福的颜色。

      1月31离开厦门。

    转眼又是夏天,15年毕业季,也是他毕业的季节,从他答辩结束一直到六月底,我见他曾喝醉过,送走一波一波的人。以前都是看别人离别,而今年夏天,不同的是,他也成了其中一员。他毕业以后一直等我到SRP接近尾声,之后我们开始了我们的又一次旅行。
旅行计划是乌鲁木齐到西宁,去青海湖。然后从西宁到拉萨。最后从拉萨途搭到云南。因为计划赶不上变化,我们把途搭滇藏线改成川藏线。
青海湖,拉萨以及途搭之旅,我在之前的游记里面有详细写过。所以,此处略写。只想谈谈感受。青海湖,是一个让你见过她就情有独钟的湖,梦幻,宁静,优雅。青海的蓝天白云,牛羊满山坡,只想自己是一个牧羊人,过着这简单的生活。骑车飞奔在道路上,身后的蓝天是我们的披风,随着我们一路驰骋。拉萨,去过的人都说是一个能净化心灵的地方,我不信。去过了,也才知道,拉萨,不是一个净化心灵的地方,是一个能改变思想,纯化心灵的地方。净化,说得太彻底,心灵,总归还是净化不了的。整个城市跟其他城市没什么不一样,只是每个人都带着同样的信仰来到了这里,和布达拉宫的深远文化,传承的藏传佛教让拉萨变得不一样。在拉萨,我们曾失望过,因为他跟我们想象的不一样,后来我们都觉得拉萨,值得来一趟。我们漫步在拉萨街头,曾因为我说在政府门口值班站立的军人好酷好帅,而被他说轻浮而不愉快,也曾因为我拍不好照片被他骂而不欢,也曾因他不顾我的感受私自去顾其他女生而独生闷气。我们一路途搭,虽然狼狈,虽然疲惫,虽然委屈,但两个人,但浪漫。我们和陌生人相见,又一次次离别,我们途经一个个小城镇,感受着每个地方的风情地貌,生活人文。我们带着好运气历经六天半,抵达了成都。

        15年8月3号,到家,我们。第一次带他见到了我最爱的两个人,我的爸妈。最难忘的应该是我们四个人在湖边散步,说着生活,和我们各自的家。家乡的天气总是热得让人不敢踏出门半步,短暂的几天,我做饭,他做客,第一次炒茄子,他们都不吃,只有妈妈给个面子说还能吃。8月8号,他离开,我舍不得地哭了好几次。
      
      15年9月14号,他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悄悄回到了学校,准备去上班的我看见他,惊喜和感动。
     
      15年9月29号,我们的带团去喀纳斯之旅。
      
      记15年重返阿勒泰之旅。
     
       Day 1 :太阳还在地平线以下,它火红的光芒就在地平线上燃烧了起来,天边的黑云就如燃烧后的黑烟袅袅,之后逐渐散开消失。火车一路向西,早上八点抵达北屯市。出站,早晨的阳光把北屯站映衬出一种简单而辉煌的即视感。火车站外面很多人在竞相招揽坐车的旅客,讨价还价的声音飘荡在整个广场,过了好一会儿才逐渐安静下来。我率先其他人一个小时抵达北屯,而答应我早早来车站接我的森哥却半个小时之后才到。九点,另一班人马与我和森哥汇合。我们的团队二十余人,大到有71岁的老奶奶,小到有大一的小鲜肉,中间的是二十几岁的帅哥美女,还有叔叔阿姨,分别来自福建、重庆、北京、山东等。
      
       我们坐上大巴车从北屯出发到哈巴河,路途中,大片大片的金黄色的胡杨林,密密麻麻地排列在一条小河两旁,远处阿勒泰雪峰与天空融为一体,分不清是雪,还是云。哈巴河,满城秋色,透过金黄色的树叶看蓝天,阳光穿过缝隙落在身上,感受到的秋天不是萧瑟而是诗意,这里的秋天,就像一首诗,一样美。路边两条狗懒懒地躺在地上,路上行人来回走动,也不加以理会,静静地享受着惬意的秋天。团队分开活动,各自觅食,我和J去办边防证,复印了24张身份证复印件,24元,而在学校只需2.4元,足足翻了十倍。之后我们张罗着去菜市场买菜,由于时间紧,我们只管一袋一袋的蔬菜往车上提,匆忙地付钱上大巴,风风火火地随着大巴向白哈巴村前进。
下午五点我们抵达白哈巴村,西北第一村,重返白哈巴立即勾起了去年的回忆,一草一木,都是熟悉的。一条蜿蜒的路延伸到村子深处,路边的游客来往纷纷,骑马的小孩用不熟的普通话在询问过往游客是否骑马。我们下车之后,将团队带到了满达叔叔的家,他是J前年就认识的大叔,所以我们准备在他家住下来。卸下行李,稍作休息,团队的一群人就各自在白哈巴转悠,留下我和J打理,并做晚餐安排。J砍柴,我选菜,满达叔为我们宰羊。我亲眼看到一个活泼可爱的生命到最后的没有任何生命气息,阿弥陀佛。宰杀过程太血腥,此处省略掉。因为团队分为三个队,每队7到8个人,我选择了和重庆的几个姐姐一组,因为她们的晚餐是火锅,其余两组各自倒腾做晚餐。其余两组的晚餐怎么样我不了解,但是我们这一组玩儿得很开心。由于条件有限,我们的火锅是用电饭煲煮的,但是我们基本上吃一次然后需要等半个小时,而在这半个小时的停歇之余,喝酒唱歌,群魔乱舞,和一群最快乐的人过着最疯的生活,而J却一个人默默地在房间里面算账。后来,被邀请到另一组吃东西,实为被灌酒,十几杯啤酒下肚,我已经昏昏欲睡,全身无力,走路左摇右晃,被人扶到床上直接倒下去,感觉身体就像一桶洒在地上的水。白哈巴的第一个夜晚,我们在小木屋里面做着美美的梦,梦里有银河,流星,愿望。
    
        Day2:第二天早上,我们很早就起床,为了看日出。我和J,和C一起出门,走到看日出的最佳地点,却没想到小山坡上已经密集站了一排人,还有一排资深摄影师在琢磨着拍照的最佳角度和位置。很冷,我们都冻得直跺脚,而丝毫没有影响等待日出的心情。清晨的薄雾笼罩在白哈巴的上空,村妇做饭的炊烟缓缓上升,鸡犬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站在小山坡上可以看到整个村落,有些许从外面的世界欣赏一个世外桃源简单生活的感觉。静静地看着这个小村庄,多么想化身为一匹马上的骑马的小孩,或者化身为村子里面的一棵树,从春天,到冬天,都在感受着村庄的自然,慵懒,和简单。恰好逢国庆,我们有见到有人拿着中国国旗在刻着“西北第一村”的石碑旁边排着队拍照留影。还看到有一个叔叔拿着航拍的机子,引来众人的围观。只是我们等了接近两个小时,才终于等到太阳从山顶娇羞地冒出来,而此时的光更像是燃过之后的火光,多了些刺眼的亮。陪着C 拍完照,我们准备回去吃早餐。福建的叔叔阿姨为我们准备了粥,顿时觉得好有口福。简单吃完饭,我们就准备带着大家去五号界碑,而后我们没有想到的是,因为正值国庆,我们根本就去不了五号界碑。(五号界碑,就是中国和哈萨克斯坦的交界线,就是一个写有中国两个字的石碑)但是当地人说可以骑马从另一条路去,所以有的坚持要去五号界碑的人就骑马去了五号界碑。而其余人就在村子其他地方随意逛逛,我和J带着重庆五壮士到了我们去年住过的小木屋旁,在木屋旁的草地上可以看到整个村子,而木屋旁边是雪峰。重返旧景,想起了去年一起来过的人,十个人围着一个大桌子在阳光下吃午饭。午后,独自坐在草坪上晒着阳光,心里惬意得任何烦恼都不存在。而今年,身边换了一批人,但是快乐的心情还是如那时。

        午后,重庆贤惠的五壮士做好饭,一顿简单的饭菜大家吃出了山珍海味的味道,而有一个一直挑是非的女生边挑剔着说不好吃还边有滋有味地吃起来。太和谐的氛围是不正常的,所以团队出现了分歧点来打破这非正常的和谐。一直不满的A女生吵嚷着不要一直呆在白哈巴,觉得留在这根本就是浪费时间,一定要启程去喀纳斯景区,由此打乱了我们早已安排好的行程。征得大家同意,如果要去喀纳斯景区就决定徒步去,但是A女生又不乐意,不愿意同行,商量再三,其实也发生了些口角之争,最终有五个人决定脱团,退钱,完事,中间细节不再描述。剩下来的团队整个轻松了,没有奇怪难处的人,我们最终还是决定明早去喀纳斯景区。最后大家欢呼着骑马去白桦林,赶在日落之前。
第二次骑马,我却还是适应不了马的颠簸。来到草原,J提议和当地小孩赛马,并自信满满地打赌说要是他赢了,就免费赛马的钱,我们都对J寄予厚望,而且我们都组成记者团一样,都在终点拿着相机准备拍J的英姿飒爽,还组成拉拉队为J加油。比赛开始,我们猜不到结果,结果开始我们都没有猜到。J的马居然跟其他两个小孩走了不同方向,J的马居然跑路了!!!他和马偏离轨道60度方向跑去了!加油声还在草原上空回想,而J居然就输在了起跑线上。后来听到的是“群主,你的马偏了!”“群主,你是来搞笑的么?”然后,是我们的捧腹大笑。赶在日落之前来到了靠近白桦林的山坡上,阳光洒在金黄色的白桦林,树叶闪闪发光,坐在山坡上静静看着祖国的大好河山,和如诗的秋。天黑我们一路高歌回到了村子,歌声被当地人嫌弃地说了句:“可不可以有点素质。”晚上一锅热腾腾的黄瓜鸡蛋面满足了早已在咕咕作响的胃。

       Day3:早上六点左右大家就起床,迅速收拾完毕,准备坐上越野车出发至喀纳斯景区。我们走的时候,天还没亮,白哈巴还在沉睡中。我们悄悄离开,就像跟一个朋友相处了两天的不辞而别。突然想起了菲姐,她也是这样,在贾登峪,在大家都在沉睡的时候,她一个人悄悄地离开我们,没说再见。我也喜欢这样的方式,把最美的留在心里面,将分别都变得唯美。我有一个梦想,在白哈巴生活一个月。再见了,白哈巴的阳光,和安静的狗,淳朴的生活。

       我抱着C挤在越野车的一角,一路颠簸。我见远处晨光撕破黑夜的黑,逐渐霸占了半边天,整片天。天亮了,我们也到了观鱼台的山脚。现在能用两个词来形容观鱼台于我们的距离,就是:近在眼前,远在天边。我们需要爬上一长段很陡的山坡,然后爬上百步梯子才能登上观鱼台。重庆的刘某某带领着两三个大一男生走在了最前面,我走在了中间,大部队在后面慢慢地行军。登上观鱼台的时候,我已经上气不接下气。最值得提出也是最值得崇拜的是我们可爱的71岁的福建老奶奶,跟着我们一路爬上了山顶。八点左右我们登上观鱼台,也见到了喀纳斯湖最美的一刻。湖上面漂浮着一层厚厚的云雾,缥缈而神秘,足以让我们相信这湖里面真存在鱼怪在沉睡,只是我们已经事先知道实际并不是这样。大家都兴致勃勃地翻越到围栏之外和喀纳斯湖合影,其壮观是用不了文字描绘的,只有人在其中,才可感受到。我呆在围栏的一角,没有拍照,用眼睛看,用心记。太阳出来之时,就是云雾之时。阳光在湖面上凿开小面积的白色光影,就像是湖怪进入湖底的入口。去年是中午登上的观鱼台,没有见到喀纳斯的云雾。之前有提到过喀纳斯湖的景色,所以此处不再重复写。

       上山容易,下山难。虽然是从山城出生的我,也未克服过这一难题。一群人下山到山底的时候,两腿已经瘫软发抖。我们在新村找到了吃饭的地方,两盘大盘鸡,两盘蔬菜。我从厨房端着一盘大盘鸡的时候,不小心崴脚,一群人过来扶住大盘鸡盘,而不是我,我也庆幸,只洒掉了一点汤汁。吃饱,上路,一直徒步到第一湾,神仙湾,和去年的行程一样,到了神仙湾之后,坐区间车到第二弯,紧接第三湾,最后到达贾登峪。很多人都想来的喀纳斯景区,其实就是拍几张照片就走的地方,自我觉得远没有在白哈巴来的惬意美好。所以,我没有过多的文字来描述这三个地方。

      现在就来讲讲坑爹的贾登峪住宿和晚餐。跟J一起与当地人讨价还价订好了两个蒙古包和晚餐,说好十分钟可以到达,我们却徒步走了一个多小时,从白天走到了黑夜。我们都累得瘫倒了床上,原本以为到了住宿的地方就可以吃到晚餐,只是我们高估了老板做饭的速度,大家空着肚子哼唧了三个小时一直等到零点,我们才正式吃饭。对了,讲讲吃饭之前我们和一个哈萨克族的漂亮的小女孩的故事。大家都被这个可爱的小女孩迷住了,想让她跳舞围观一下,只是她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们,跳舞需要给十块钱,然后,然后我们就愣住了,但是大家还是不愿意放弃,好说歹说,撒各种娇,小女孩最后愿意免费为我们跳舞。之后,重庆五壮士请她到我们的帐篷里面吃糖,小女孩不愿意吃,口里嚷嚷着要个钱,我们的对话是这样的:“我们没有钱啊,姐姐也给你跳个舞,就当回礼了,好不好啊?”“那你们没有钱,住宿和吃饭的钱怎么来的呀?”“我们帮你爸爸妈妈洗碗做饭啊。”最后小女孩呆在那里不愿意走,东哥拿出五块钱给她,她都不接受,硬要十块钱,最后大家都妥协了。 我们并不是心疼十块钱,只是心疼这么一个单纯可爱的小女孩这么小就已经接触到利益。也罢,其实到哪里都正常。好了,回过话题,继续说晚餐。四盘蔬菜上来的时候我们都惊呆了,35元一盘的四盘蔬菜,量少味差,而且 米饭也还没熟,不过再难吃还是被大家一扫而光,心酸自不必说。最后的羊肉和肉汤算的上是最后的美味。“享受”完晚餐,桌上一片狼藉。懒得洗脸刷牙,一觉到天明。老板做好了抓饭叫我们起床,一盘抓饭端到桌子上的时候,躲在被窝里面的人像饿了很久的狼一样,把头露了出来,与其说像狼,不过更像一群嗷嗷待哺的小猪,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画面太美,不敢看。起床,刷不了牙,洗不了脸,我们真难想象当地人如何习惯这样缺水的生活。

       Day4: 第四天我们是启程去禾木。行程安排是徒步去禾木,但是由于昨天徒步走了半天,一半人已经走不动,所以我们的团队分为两组。10个人坐车,10个人徒步。我领着坐车的人,J领着徒步的人。可惜的是我错过了一段嘻哈的徒步旅程,错过了一段贾登峪到禾木的风景。我们十个人率先到了禾木,到禾木的时候已经开始下雨,等待租好房子的房主,中间出现的小插曲不想再说。领着十个人到达了我们住的木屋。在担心徒步的十个人路遇大雨会怎样之余,房主的女儿带着我去超市买菜,我却忘了带上一个能扛东西的男生,回来的时候提着几袋重重的菜已经不觉得自己是弱女子了。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左右,J发短信给我说到了禾木,我回短信说让他等我,我出门去接他们。戏剧性的是我走到了桥头,打了两个电话他都给我挂掉,之后等了好一会儿,他居然回电话说他早就到了木屋,还义正言辞地说挂我电话就表示他已经到了,我居然不明白。当时,我心里面的火和委屈,真想把他撕成两半。冒着大雨,走在漆黑的路上,回去的时候找不到住的地方,衣服头发都被淋湿,心酸之情也溢于言表。

       晚餐之后,房主的女儿搬来音响,打开音乐,邀我们一起跳舞。画面还是太美,群魔乱舞。大叔还拿出自家酿的白酒,亲自倒酒小半杯,我们每个人都无法拒绝大叔的热情,喝了一小杯。大叔一家都是哈萨克族人,我们都知道这个民族的热情好客,在禾木的那晚是真实体会到了。大叔一家都热情善良,全家老少都同我们一起跳舞,喝酒,讲讲他们的生活。房主的女儿,在乌鲁木齐上大三,旅游专业,善良美丽,能歌善舞,带着我去超市买菜,让我省了不少钱,因为在禾木如果不是本地人,游客去买东西一定会雷同“敲诈”。房主的小儿子,在布尔津上小学三年级,大家都叫他小明,他自己说有人说他长得像陈冠希,会跳民族舞蹈,当时C邀他跳舞,小明反而脸红着躲掉。房主的妻子,高挑,跟我们很少说话,可能是因为不太会说普通话的原因吧,不过我们跳舞的时候,她并没有羞涩,也随我们这群非专业欢乐了起来。大叔,他的具体身份我倒不是特别清楚,他是一个很纯粹的哈萨克族人,热情大方,跳起舞来,如同一个充满魅力的小伙,几次邀我们的重庆五壮士跳舞。

      Day5:禾木的清晨,薄雾均匀摊开,散在禾木村的上空,白桦树在薄雾中若隐若现,因为昨天下过雨,而早上已经雨过天晴,禾木足有清新的韵味。抛开村子里面大大小小的商店,饭店,禾木也跟它的名字一样,贴近自然。在禾木停留的时间太短,禾木的风景自然几乎被我略过,而这里的人却深深留在了心里。其实旅行的意义也许在于认识许许多多有趣的不同民族的人,感受他们的生活状态,感受他们的热情善良,而风景只是附赠品。
   
       匆忙做完早饭,J忙着又去找去布尔津的包车,一直等到两点我们才出发。车费昂贵,提前没有做好安排,这就是失误。这一天基本上就耗在了车途之中,坐的我晕头转向,混混欲睡。恰好跟厦门的莉姐和华律师坐到一起,用聊天打发了无聊的坐车时间。借此处提到他们,我想聊聊他们。刚开始见到他们俩,一直认为他们只是普通情侣,后来莉姐告诉我他们已经结婚,让我很惊讶。因为他们一路上给我的感觉就像是在恋爱,并不像结婚之后的夫妻。莉姐表现得很热情开朗,华律师跟她比起来就稍显安静一些。能表示其实很羡慕他们俩在一个的那种感觉么,自然贴切温暖。跟莉姐聊天的内容基本上记得不太清,可是唯一能记得很清楚的是,她说她认为旅行就是一种经历,好的和坏的都是一种经历,意义就在于这个过程,也在于认识各种各样的人,同时也能得到许多经验,很感同身受。
   
         到了布尔津,我们五天的旅程也正式结束,因为行程没有安排妥当,导致大家的火车都没有赶上,所以大家又重新安排好各自接下来的行程,最后我们挥手告别。

        这次旅行,J 多了一个“群主”的外号,而我成了“群主夫人”。特别鸣谢重庆五壮士,在旅途中充当我们的厨子,给我们做火锅,煮面炒菜,自黑给我们带来许许多多的欢乐,还有悟空每次在五壮士自黑之后的神补刀,显现出他军人严肃以外逗比的气质。鸣谢戴老师(并非老师,他是山东汉子跑到新大学维语顺便在新大充饭卡)每次吃饭的时候还嚷嚷着给群主和我留一点。鸣谢所有人这一路的默契和配合。

     回到石河子,就像回到鸟儿回到笼子里面。而J也即将离开,似乎我早就应该习惯他在我身边的来来去去,愿君安好,这是我最大的希望。
      
 
 
  • 标签:边恋爱边旅行 
  • 发表评论:
     

    时 间 记 忆
    <<  < 2015 - 10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 新 评 论
    最 新 日 志
    最 新 留 言
    搜 索
    用 户 登 录
    友 情 连 接


     
    浙江博客欢迎您!